您当前的位置 :科学实验在线 > 国内 > 这位82岁的院士只有三次潜入南海深处。
这位82岁的院士只有三次潜入南海深处。
时间:2019-06-16 17:33:04 来源:科学实验在线 作者:匿名



这位82岁的王品贤院士带着中国科研船潜入南海。受访者的照片。

82岁的“深海勇士”王品贤:只有时间不能慷慨

“南海深度计划”结束后,高级院士三次潜入南海,结果可能使人们重新认识到南海。

★对话动机

这位82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品贤是中国自主研发的4500米载人潜水器“深海战士”中历史最悠久的“乘客”。

5月11日至23日,中国自主研发了“深海战士”载人深潜,完成了南海的首次飞行。在9天内,王品首次潜入1400多米的深海,每次潜水观察的采样时间超过8小时。

这次探险是南海基础研究项目“南海深度计划”的最后一站,该项目是中国最大的。它致力于研究南海的形成和演变。预计结果将使人们重新认识南中国海。

“82岁的院士三次深入南海”的消息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而王品贤竟然出人意料。在他看来,这是一件小事,多年前与朋友达成协议。他实际上比他在实际潜水中想象的要好,这让他很开心。

“我现在倒数了”

王品贤的精神含糊不清。当他说话时,他偶尔会问一些想法。兴奋会做出手势并强调,他会耸耸肩并表达一些无助。

深潜航行于5月11日起航并于23日获胜。第二天,王品首先赶回上海。经过两天忙碌的旅行,他于27日抵达北京。当晚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密集的行程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我现在倒数了。”王品笑着说。他按照以下顺序排列要完成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首先完成“南海大计划”研究项目。

为了不被打扰,王品贤通常不需要手机。他说他可以慷慨解囊,但时间不能慷慨。

在82岁时,他仍然活跃在科学研究的前沿,他的世界同行很少见。当王品贤追逐失去的时间时,他的年龄错位了。当他做事时,由于时代的原因,他无法做到。当他退休时,他有条件去做。他失去了多年的生命。

他的研究情绪迫在眉睫。多年来,深海科学研究只能依靠外国设备,现在终于有了国内生产的潜艇条件。 “我已经说过,在深海这么多年,我现在还在继续,当然我必须自己做。”在西沙载人深潜后,王品贤首次回到同济大学,分享了深潜经验。徐伟

“强迫”每晚10:30前回家

王品贤是“南海深度规划”专家组组长,同济大学海洋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他每天早上8:30进入办公室,晚上11点回家。我妻子最近命令我回家半小时。 “现在我必须在10:30之前从办公室回家,否则我的妻子就错了。”王品贤说他的“甜蜜”烦恼。

王品贤的妻子是植物学家孙向军。这两个人从一个同学发展成了一对夫妇,后来在北京和上海分居了30年。 “多年来,”孙向军终于在2000年“投降”并搬到了上海。

如今,80岁以上的研究机构经常到学校办公室分开工作。我在办公室呆的时间比在家里多。

谈论在深海潜水

我回到了仙境。

新京报:三次潜水在哪里?

王品贤:三次潜水的深度是1400米,在西沙的同一海域,因为我遇到了问题。

新京报:有什么问题?

王品贤:我想追逐一个潜艇生物群。我以为它是深海的底部,裸露的岩石上没有生物。结果,我们这次下来,第一次遇到了“冷水珊瑚林”。它就像一片森林。

新京报:您怎么看待冷水珊瑚林?

王品贤:“冷水珊瑚林”是我的名字。就像陆地上的花园一样,高大的竹珊瑚像树木,低扇形的珊瑚和海绵如灌木,附在海底的海绵和苔藓虫相当于草药。这些固定在海底的生物构成了深海的“花园”,为游泳和爬行海洋动物提供栖息地,包括章鱼和海星,就像树林里的猴子一样。

新京报:你为什么要追这个问题?

王品贤:我觉得很有意思。我想研究生物群分布的位置和数量。

这次我们的其他团队也在南海东部看到了它,所以我们非常高兴。在1800米深的水域中,南海的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冷水珊瑚群。这在南中国海没有被注意到。未来仍有许多研究方法。新京报:当水下达到1400米时,身体会对此做出什么反应?

王品贤:深潜器的气压保持正常。氧气和二氧化碳都可以调节。环境与土地环境相同。三个人跪在直径为两米的“球”中。身体没有感觉。这与蛙人不一样,不是真正的考验。

新京报:真正的考验是什么?

王品贤:原本打算两次下楼。我发现问题没有解决,并将其添加到我一次。收获三次更好。

下台一次是非常昂贵的,所以责任将非常沉重。我们去了8位科学家,平均1.5次,然后我又多了一点。

我去年发现了一些疾病,我将在这个年龄得到它。但这次(潜水)我处于良好的状态,有追问的问题也很好,结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回来后更有信心。

新京报:海拔1400米,您如何看待周边环境?

王品贤:这就是我刚出来的时候所说的。漫游的仙境又回来了。

海底的冷泉生物密集地堆积在一起。这很有趣。生物群由浅海动物移动。我们对这个生态系统了解甚少,但它们是地球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喜欢在飞机上思考,如果我可以走出机舱,走在云端的感觉。我也想到了大海的底部,如果我能走出机舱,即使我得到一块石头敲门,它也非常强大。但这是不可能的。太空中有人可以走路,但深海是不可能的。

水中有很多想象,另一个世界,只是一个人类不知道的世界。

新京报:海底的生物是什么?

王品贤:海洋生物特别大。一些浅海水是如此之大,蠕虫是如此之大。

深海生物的生活习惯不同,很多都很有趣。例如,我们看到的海参都是一动不动的,海底的海参可以游泳。

谈“南海大计划”

对南海深处的了解应由中国人主导。

新京报:这次航行被认为是“南海深度计划”的最后一站。这对你意味着什么?

王品贤:这应该是我一生中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2011年,“南海深度计划”成立。我当时说我要点火炬,它会燃烧。新京报:你为什么这么说?

王品贤:因为南海对中国来说太重要了,所有部门都愿意参与。从2011年至今,“南海大计划”已建成60个项目,其中51个是重点项目。共有32个单位和700多名参与者参与了该项目。

新京报:换句话说,“南海大计划”包含多种综合科学?

王品贤:是的,当我们建立这个项目时,我们称之为“南海深层过程的演变”。 “深度过程”是什么意思?它不是现在使用石油的地方,而是南海中部4000多米的钻石形区域。底部是玄武岩。它形成了南中国海,我们攻击了这一部分。

新京报:具体来说,包括哪些研究学科?

王品贤:三个方面,一个是结构,南海的结构和南海的岩浆可以比作“骨头”;第二部分是沉积和古海洋学,从南海沉积物中恢复海洋演化。我把它比作“肉”;第三个是生物地球化学过程,我把它比作“血液”。

这三件事都变成了麻雀,我将研究麻雀的前身和现在是如何运作的。

新京报:“南海大计划”取得的显着成就是什么?

王品贤:这个大计划包括三次海洋钻探和三次深度航行。我敢说,这是目前中国海洋基础科学研究规模最大的一次。

我们打算明年春天开一个总结会。它在2019年“支付”非常漂亮。它将改变我们过去对南中国海的看法,并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研究项目之一。

我们将今年的这次航行与跑道的最后一圈进行比较,所以我说我必须走下坡路。

新京报: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和研究,“南海深度计划”最终将向公众展示的结果是什么?

王品贤:我们希望能够提出一个边缘海的演变和运作模型。世界上75%的边缘地区位于西太平洋,但我们还不够了解。

我们现在以南海为切入点。最后,我想向世界表明,对中国南海的深刻理解是由中国人主导的。外国人过去常常工作,但他们不如我们目前的规模。我们将有很多非常漂亮的结果和信心。

新京报:“南海大计划”之后还需要做些哪些工作?

王品贤:除了科学工作,我们也准备做一些科学工作。

南海的研究成果可以介绍给人们。我们花了这么多钱,我们做了什么?这可以说清楚。

谈科学研究的前沿

科学家只在前线发现问题

新京报: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做这项工作。你为什么要自己潜水?

王品贤:我们现在正在努力构建硬件,但是软件存在问题。在许多人成为该学科的领导者之后,他们不会做第一线并让学生去做。例如,许多现在去海边采样的工作被发送给学生,科学家们正坐在办公室里。

这违背了国际惯例。外国科学家也会让学生帮助他,但采样的第一步必须是带头。

这些年来我没有批评过人。我不认为这样做是没用的。最好自己动手。为了培养年轻人,我想用行动来影响一些人。

新京报:个人潜水,您的研究经验是否也有效?

王品贤:是的,我们原计划去参观珊瑚礁。结果后,我们发现冷水珊瑚林改变了计划。

在第一次发现之后,我让年轻人继续,但没有完成任务,我必须继续。你不是自己去,没有人为你做。包括我在这次航行中提到这一主题的重要立场,只有科学家自己在船上,他们敢于这样做。

新京报:那么这次潜水是通过自己的行动来影响他人的?

王品贤:不是全部。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我的年龄错了。我做事的时候不能做事。退休时我能做到。

所以我在国际上非常有趣,而且我通常不会和我这个年龄的学者一起出来。但我仍然这样做,因为我已经失去了很多年。

我最好的年龄是革命性的,后来没有条件和资金,只有与外国人合作。既然你有条件,你当然必须这样做。在谈了这么多年的深海之后,我还在动,我必须去看看。

新京报:您对海洋科学的发展有何顾虑?王品贤:中国可能是增长最快的科技国家。去年,我在国际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中国想做什么,国际反应非常不同,有些支持,有些不说什么。

我希望中国科研团队真正站在国际舞台上。这不仅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政治和外交问题。如何做好这些事情,这是一个问题。你说你必须去海边一次,你能做什么?

新京报:您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进行海洋研究。南海科技考试多少次见证了中国海洋科学的发展?

王品贤:它确实反映了中国海洋科学的变化。 20世纪70年代末,当海南岛西部的莺歌海打到南海的第一口勘探井时,我对岸边的油井进行了识别。 1994年,我参加了南海第一次古代海洋学的航行。 1999年,他担任南海第一次海洋钻探的首席科学家。 2005年,他与同济大学和法国合作,担任“马可波罗”航海考试的首席科学家。

我几次依靠外国设备。这次,它是我们自己的设备,本地化率超过95%。

这些经历反映了中国海洋科学从弱到强,从封闭到开放,再到国际边界的过程。这一次,中国很高兴有能力在国际上开展工作。

新京报:你说“海洋产业已经迎来了郑和去西洋600年的最佳时机”。你为什么这么说?

王品贤:我说这实际上与中国的大陆文明和海洋文明有关。

我认为东西方差异的一个重要部分是东方文明是大陆文明,西方文明是海洋文明。直到15世纪,没有人好或坏,每个人都发展了。 16世纪以后,特别是中国,18世纪后,我们突然醒了。

大陆文明有许多好的方面,但它不利于创造性发展和个人解放。

我相信海洋文明有利于创新。现在我们从国家领导人到人民更加强大。

谈论未来的安排

要做的事情按重要性排序,也许有一天会“逃跑”

新京报:你身体状况良好吗,你平时锻炼身体吗?王品贤:我小时候会跑去游泳,骑自行车很多。有时我想到一个科学问题,我来了,我在街上骑了两个小时。

新京报:你现在骑自行车吗?

王品贤:我以前骑车去上班,现在老婆不让我骑自行车,告诉我多走路,走路也很重要。

我的生活方式更简单,我看不到休息和工作之间的区别。如果科学家对他们的工作不感兴趣,那就不要这样做。你必须是属灵的,无论谁在船上吐痰,但在提问时,这些都是小事。这是我的优势,我仍然非常致力于此。

新京报:您目前的生活状况如何?

王品贤:我现在倒数了。我以后要做的事情根据其重要性进行排名。

首先完成我的“南海大计划”,如果还有几年,还做其他重要的事情。今年还有两本中文书籍。我不想出去。后来,一位老朋友去世了。我以为我做不到,但我逃跑了,所以我出来了。

怎么说呢,我不想做我想做的事,我不欢迎,我不会这样做。

新京报:所以时间对你很有价值。

王品贤:我认为我能拿到的文章都是在60岁以后完成的。所以我在开玩笑,人都是博士后,我是院士。

像地球科学,宏观生物学,视觉和经验都很重要,你还没有看到这个东西,你怎么能理解?在积累更多之后,自然会有很多联想,这正是老年人的优势所在。

新京报:未来的重点放在哪里?

王品贤:我还是想做一些人文的事情。这次我带着一个日本华人写的中国历史船。我和林语堂《苏东坡传》来到北京,这是为了后者的准备。

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非常宝贵,我想记录下来。明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我也想写点什么。有些问题需要继续。

新京报:未来会有更深海潜水吗?

王品贤:我不知道。船长告诉我,在他们达到10000米(深潜)后,让我再去。我说我不知道??当时的人在哪里。

我宁愿让我身后的时间自由。我正在推动中国的深海研究进入世界前沿。我自己这样做,我希望有些年轻人可以做到。

知乎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科学实验在线( www.yinheyiqi.com)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