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科学实验在线 > 教育 > 四名警察专业大学生因盗窃罪被捕,并被捕一年半。
四名警察专业大学生因盗窃罪被捕,并被捕一年半。
时间:2019-08-11 17:34:55 来源:科学实验在线 作者:匿名



8月15日上午,23岁的徐伟杰和三名学生走进广西南宁的清秀区人民检察院,做出了医院不起诉的决定。

三年前,有四人因涉嫌盗窃被拘留一年零六个月。在被带走之前,他们是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的学生,他们也在司法警察专业,他们在同一宿舍。然后,他们无法返回学校,生活的轨迹发生了变化。

生命之路

2009年9月,徐伟杰成为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司法警察局学生。他经常和同学陈宗汉,韦德聪和陈冲一起上课和吃饭。

从初中开始,徐伟杰就爱上了侦探神秘小说。这个家庭有一百多本书。渐渐地,他开始对解决案件感兴趣,并渴望成为一名警察。 2011年,学校安排他们去深圳一个警察局呆了一年半。但他没想到他再次与警方打交道,因为他涉嫌盗窃。

2013年3月26日下午3点,陈宗汉上课,准备去训练。这时,导师打电话让他去安检处,两名警察找他。大约晚上8点,徐伟杰,陈冲和韦德聪也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在派出所,有四个人知道此事的原因。事实证明,当时只有16岁的少年黄某被警方逮捕并逮捕,因为他涉嫌偷了一辆价值51万元的奥迪汽车。黄某的供词最近在社区引发了许多入室盗窃案,涉及四个“帮凶”:陈宗汉,魏德彤,徐伟杰和陈冲。

除陈宗涵外,其他三人表示他们不认识黄。陈宗汉是柳州人。当他在中学时,他经过了黄的表弟。他与他有几个交叉点。 “我知道,但我不熟悉。”

韦德聪的辩护律师和东威(广州)律师事务所的黄维扬说,调查期间当事人遭到暴力。警察否认了这一点。 2015年初,当清秀区法院审理此案时,7名调查人员出庭,并表示每次调查中有2至3名警察,并且没有酷刑供认或供认。

再审

第二天,四人被捕,他们被拘留在刑事拘留所。

2013年4月29日,四人在南宁第一看守所被捕并被拘留。从那时起,整整一年半,四个人从未见过父母。2014年9月25日,有4人申请保释待审。在他被释放的那天,陈冲的父母一回到家便哭了。他们非常难过。在过去,陈冲130美分,现在不到100磅,他的脑袋仍然是一个圆圈。 1994年出生的陈宗汉也有清晰可见的白发。 “我睡得不好,想得太多,白了。”

2015年3月9日,清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发现陈宗汉三次涉嫌盗窃,共计14,824元。韦德聪,徐伟杰,陈冲两次参与盗窃,共计11,824元,这是一笔很大的盗窃罪。被判入狱一年零六个月。在这项判决中,所有四人都表达了不满并提出上诉。

2016年1月28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发现案件中现有证据证实调查机关非法收集证据。犯有盗窃罪的被告的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最初的判决被撤销,重审被驳回。

8月19日,参与案件二审的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证实,“获取证据的过程不规范(何处)”。

黄玉洋还说,除了我的供词外,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四人犯下了罪行,而他们的供词是矛盾和不一致的。此外,黄玉洋在现场发现,被盗社区的位置是二楼A户,但警方要求他们确定二楼的D户。

随后,南宁市青秀区法院重新审理此案。 7月6日,南宁市青秀区检察院以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撤销了诉讼,并经法院批准。 8月15日,四人得到了清秀区检察院不起诉的决定。

对于这样的结果,徐伟杰说他不满意。 “可以说我们现在没有罪,但这并不能证明我们没有做过这种情况。”

据南都记者报道,徐伟杰和辩护律师潘冠生正在准备申请国家赔偿,并计划提出30万元的赔偿金,具体金额仍在谈判中。

梦想回到学校

当我被捕时,我还在准备实习期间,距离四人毕业还有一年半的时间。但是,由于这次盗窃,四人没有回到学校,而是早早进入了社会。

今天,这四人除了徐伟杰之外还有工作。在叔叔的介绍下,韦德聪已经在一家电器厂工作了一年多。他每天工作12小时,通常是早班半班。 “我没想到进入工厂,但现在我只能出去工作了。”陈冲现在是深圳阿姨开的餐厅服务员。 “找工作至少有大学毕业证书,而且我没有文凭。”陈冲的父亲曾经开过一辆卡车,他的母亲在家工作。事故发生后,他的父母无意工作,卖车,经常从家乡贺州来到南宁。根据陈冲的说法,三年多来,这家人花了10多万元钱。 “我家里不是很富有,但现在却是经济负担。”

陈宗汉被释放后,他的求职经常遭到拒绝。后来,我不得不与亲戚一起工作,做金融业,前往广东和广西。不久前,他还计划创业,最后放弃了。

在事件发生之前,陈宗汉也梦想成为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由于这件事,已经联系了两年多的陈宗汉女友不再与他联系。现在这个女孩已经结婚了。

在家里,徐伟杰主要帮助父亲进行装修。他还去找了一份保安工作,大概五个月了。 “假期太多,人们不会要我。”徐伟杰说,因为这个案子,他经常从郴州跑到南宁。 “有时我觉得我可以休息一天后再去做,但这将是一个变化的日子。”

与陈宗汉不同,徐伟杰也想成为一名警察,准备回到学校,获得文凭,但只是不知道学校的决定。针对此事,南都记者采访了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司法警察局副书记李海波。他没有积极回应。相反,他说,“陈宗汉已经在9月份开始上学,他们要求他们回到学校处理相关事宜。南都记者还采访了四人的班主任潘元明。他说,“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要求他们开除学校或保留他们的身份。”

潘元明认为,这四个人在学校表现上相当不错,与同学相处得很好。 “如果他们没有罪,作为老师,我也很高兴他们。”

目前,四人的最大愿望是重返学校并获得毕业证书。

中国建设银行网站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科学实验在线( www.yinheyiqi.com)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